版本
author

ZERO

Author:ZERO
一片空白。
小貼紙請自行取用↓
万有

comment
content
書籤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Sleeping(現代 /自創)

參加創革活動,很偶爾得到自己還算喜歡的設定,因為有同學詢問,所以寫了兩次w


Clyde x Ann



#1


那個人的病房不像病房,隨時歡迎陽光光臨他小小的世界。

整體的色調是純然的白,但那個白不是冷色調,它是溫暖的。就像他一貫給人的形象:很溫柔,但也不是沒有脾氣。

你可以數出他大部分的個人習慣:喜歡甜食而且很挑、開心的時候喜歡講英文,有一部份原因是他那一半的英國血統、其實很怕一個人但老是逞強、即使覺得難過也不會表現出來、習慣照顧別人可是每次都會忘了自己。

假設語言是實體的,你覺得他的英語可能是華麗的花體字,每一個字母隨時都會投奔自由。

偏偏自由是離他最遠的,也最奢侈。很諷刺,但你只覺得心疼。

你打開門,看到他靠著床頭在打瞌睡,光線寧靜地照在他身上,整個人像在發光。

偶爾看到這樣的景象,你會忘了這個人的生命,幾乎依靠著他個人的求生意念;每次有人不捨地擁抱他,你也常常會以為其實那些來探病的人,才是需要被擁抱的。

他手邊那本翻到一半的詩集,是你昨天才送來的。你知道他很懶惰,所以你故意挑了他口中「字最少」的詩集,沒想到那傢伙還是這麼快就陣亡了。

床頭櫃的鯨魚水晶擺飾,圓潤的深藍色,是他指名一定得帶來醫院的東西之一。也是你送的。

你把手裡提著的蜂蜜蛋糕放下。那是他剛剛命令你去買的。把他身上蓋的被子稍微拉高一些,然後坐在床邊的椅子,握著他的手,閉上眼睛,你知道你鬆了一口氣。

你不知道上天什麼時候要讓他離開你,所以你每天都誠心地祈禱,希望那天,永遠不要降臨。



#2


「……克萊德,我們要去哪裡?」

「快要到了。」「安,別睡。」

男人哄著右座的少年。少年雙眼半閉,整個人窩在副駕駛座裡頭,他有著一頭陽光般的金髮,接近漂亮的長相,少年似乎很怕冷,白色的衣服外又圍了一件暖毯。男人的手朝右邊探過去,發現對方的手有些涼,不多想直接緊緊握住。

車子在森林的入口停住,男人走出車外,走到另一邊,將昏昏欲睡的少年抱下車。

夜色已漸漸轉為深藍,開了快一夜的車,男人冷淡的表情下也有些疲憊,「安,抱緊。」回應他的是環上他肩頸的細瘦手臂,少年輕得像是沒有重量,隨之傳來的體溫和呼吸,都微弱得像是快要消失。

男人想,或許他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抱著這個人,走在這段好像永遠走不完的路上,萬物寂靜,猛獸與不祥的生物都沉沉睡去,男人放任自己與懷中的少年,一步步隱匿在樹林的陰影中。

他已經很久沒有在這種時間進入這片森林;上一次來的時候,男人一個人像頭負傷的野獸,放任自己到任何一個未知的地方,一直到森林入口,車子已經開不進去,才走下車,他發現路旁一團不知名物體,在冷白的月色下,男人錯覺「它」正在發光。

走近那團東西,男人發現那是個人,而那閃閃發光的,是他美麗的金髮。

那個人發現了他,站起身來,身高只到他的胸口,那是個年紀很輕的少年,他說:「跟著我,你會找到你想要的。」接著就先一步走入森林。


男人很驚訝自己竟然還記得路,他專心一意地朝著某個方向前進,虔誠得像是在追尋人生唯一的意念。

他漸漸感受到空氣的改變,心跳的頻率有些不受控制;懷裡的少年清醒過來,把眼神放在男人臉上,聲音裡含著輕快的笑意,「真的快到了。」

樹木層疊的影子終於到了盡頭,眼前只剩一片空地,再往前走則是懸崖,往下不見底。

勉強趕上。

一輪滿月恣意地在兩人眼前盛開,月光把周遭的草木都染成模糊的銀白,而背後,還有新的一日在追趕著他們。


「『安,起床了。』」每一個字都滿溢著溫柔,如同每一天早晨他叫醒少年的語氣。一個吻。

「克萊德,記得我愛你。」少年閉上眼,微笑著像是睡去。

第一次見面也是這樣的場景,那晚,他第一次吻了那個把月光獻給他的少年。






Fine.

***
#2的最初設定其實是讓Ann死在Clyde懷裡,不過我是參加七夕祭又不是去死去死於是有了另一種結局:
被醫院的人抓回去所以safe,BUT聽說主治醫生很生氣,科科
寫這兩個傢伙其實是很開心的一件事,不過老是在算計Ann哪時要領便當的我還真變態......

最近嘗試了微小說,很感謝出題者的用心,希望我哪天也可以寫出讓自己稍微滿意的作品。
慕夏展很值得看,是一個有水準的展覽,不過人潮眾多,紀念品區也十分罪惡XDD
希望這幾天燃起的一點點小小的熱情不要太快散去。
啊,下次來放最近很喜歡的巴魯吧,我反應實在太慢了人家都停止投稿了......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