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author

ZERO

Author:ZERO
一片空白。
小貼紙請自行取用↓
万有

comment
content
書籤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莫問(古代 /自創 師生)

參加創革班上的活動,題目是藍色。人。
最近大概只寫得出有點破的古代,還要多磨練才行。

一直聽著河圖的不見長安傾盡天下寫的。



印象裡的先生,總是一身清冷的藍袍子,少有花樣,最多也就是素竹幾筆淺淺地繡在衣擺,好像都是那幾件在換著穿。娘也問過先生:『要不我叫府裡丫鬟去吉祥布莊幫先生做幾件花俏的吧,否則外人可要說我們家虧待您了。』先生大概是說他早過了那種年紀之類,禮貌地把那個問題打發了。我是躲在先生書房外的時候偷聽到的。

我曾經以為,所有的讀書人都像先生這樣,不喜把胸中抱負掛在嘴邊,衣食但求最基本溫飽,淡定,寧靜。

後來才知道世道並不如此,多數人一生汲汲營營,妄求不可得的地位名聲、功祿錢財,或沉迷於物奢享樂,可悲百年以後皆是一場空。

人生二字寫起來容易,要過起來卻一點都不簡單。忘了是誰如此感嘆道,可能是秦總管,或是很久才能見一面的爹。


我今年十五了,先生在我四歲時入府,從此只教導我一人,算算也有十年餘,對先生的態度從一開始敬畏,到現在倒更像是朋友。

某一個濕漉漉的午後,我跟著先生去趟書鋪,幫忙抱幾冊書回去,閒閒聊了個開頭。

「其實書鋪的翠蝶姊姊對您很有好感呢,可惜先生只顧上看書,都不領人家的情。」

先生彷彿微微驚訝地看我一眼,「你倒是多留心了,只是這心思若留在《世說》上,為師會更高興。」

「那學生先恭喜您一聲,因為您的學生已經快把《世說》讀透,可以換換台詞了!」

「喔、的確是個好消息。那麼接下來的演義你想從哪一朝背起呢?」

啊?真是!早知不問了,這樣我哪時才有時間跟青溟溜去茶樓……「先生應該早就想好了吧,何必問我!」

「這証明讀書真的有用,連為師的心思都能猜到,果然沒白教。」

看著先生的背影,冰涼的藍色在雨霧之中好像要消失了一般,我偷偷做了一個大鬼臉,才撐起傘漸步跟上。

不過,先生剛剛好像是在笑喔?


還不懂事的那幾年,當我正和那些前人的心血纏鬥時,先生大部份時候自己捧著一卷書看,並不怎麼搭理我,只在我對書中有疑問時才抬起頭,然後陪我一起把問題解決了。

但其實我知道,一年總有那麼幾天,先生的注意力不在他最愛的書上,他的眼光放在窗外,甚而更遠的地方,彷彿沒有盡頭;問先生在想些什麼呢,他的側臉感覺有些寂寞,但回答一直都是:『我在等。』

他在等,卻從不告訴我他在等什麼。

現在想想也對,我哪裡能懂先生心裡想的,小時候身子骨又弱得很,三五天就要犯個小病,常惹他擔心;現在能這麼活蹦亂跳,還不都是費盡心思養起來的。對先生來說我大概就只是個孩子,沒什麼特別之處,只是多了層師生關係。

最近幾年讀過四書五經之後,能看的書頓時變得開闊,史書類的《戰國策》、《呂覽》不用說,老莊、墨子也讀過不少,而最近的《世說》簡直像本故事集,篇幅雖然精短,卻很有意思。

不過先生卻比過去盯得更緊了,唸書稍有停頓立刻會被發現,我一開始還曾覺得奇怪,先生明明手上還是捧著書,到底是什麼地方改變了?結果那天我一直偷偷觀察先生,然後漸漸發現,先生讀的頁數似乎沒有動過。

雖然這個發現挺新鮮的,但是久了以後,覺得有趣的心情,也變得蠻有壓力。

「先生……」我皺眉,看向那個十年之中容貌不變的人。

而他竟回了一笑,「我在等。」

原本那個感覺寡情而沉重的藍,好像又淡了些許。







Fine.


***
1. 關於主角:姓莫名問。性別不明。家裡很有錢,老爸做官的,老媽是當年揚州第一美女,現在是京城第一官夫人。
2. 關於先生:姓白名晏。父母雙亡,沒有家累,黃金單身漢一枚。初戀情人是主角母親的妹妹,可惜對方年紀輕輕就死了。進府前和這家人達成某種協議。
其實我的本能要我把主角寫成男的......(竟然) 在等什麼喔......你說呢?~~(渾蛋)
我很喜歡世說新語,難得讓我主動去碰的古文www去查了古代讀書人要學的書,發現還蠻多的耶,四書五經當然不能少,詩文、兵書、史書等等都要讀,蠻辛苦的
古代人的裝束也很有趣w
下面是這篇文最初始的設定,請笑納。


***
同場加映: 


(十年前)

夫子在座上講著他的夫子教過他的之乎者也,像夏日裡乾燥的蟬鳴,敲在每個路過人們的心裡。
到了一個段落停下,夫子問「懂否?」,對象是書桌對面那個孩子。夫子還算年輕,眼尾瞇著細細的皺紋,表情有些複雜,彷彿極為頭痛,又有著新芽般的期待。

房裡安靜了半晌,師生兩人的眼神誰也不讓地盯著對方,然後……

做老師的那個捧起面前的碧螺春,有些涼了,淺淺抿了半口,才開口:「去吧,其餘的明日再論。」眼光似乎閃過一絲笑意。

「感謝師傅教誨!」清亮的童音敲上微暖房門,咿呀一聲打開,把陽光帶了進來。

跑過內院的孩子長相秀麗,隱約有當年揚州第一美人之姿,身上穿的春衫料子來自京城最有名的吉祥布莊,長髮精神地束在腦後,見過的一瞬間雌雄難辨。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