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author

ZERO

Author:ZERO
一片空白。
小貼紙請自行取用↓
万有

comment
content
書籤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209 鬼城中的舞蹈家(D.Gray-man /微神亞)

這篇是聽著天野月子的花冠寫的

是架空文





到底是怎麼走進這家戲劇院的呢?

你爬上劇院又窄又陡的階梯,二樓的視野還算不錯,跟舞台的距離,正好可以看清楚表演者的表情跟動作,半包廂式的設計可以讓觀眾保有隱私,這麼好的座位,入場的價格簡直低得不可思議。

今晚演出的劇本不算陌生,兩個敵對的家族繼承人彼此相愛,卻因為時代與仇恨被迫分開,最後是標準的悲劇,兩人因為誤會先後死去,幾十年後兩大家族相繼沒落,沒有人再提起他們的名字。

這齣劇幾乎到哪裡都看得到,你聽著男主角熟悉的對白,覺得很無聊,開始觀察起整個室內的裝潢,大概有一點歷史了,這種奢華的用色這幾年已經很少有,剛剛你在大廳甚至還看見水晶吊燈,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錯覺,你覺得那個光澤似乎燦爛得有點過頭。

忽然你聽見一個漂亮的高音,目光轉回舞台上,女主角出場了,你覺得她很眼熟,你看見她旋轉著,裙襬看似厚重卻溫順地轉成一個圓,這段應該是講男女主角第一次見面的舞會場景,但是當女主角唱到最後一句,她的眼光堅定地往你這邊看過來。

你終於知道她是誰,甚至她也不是「她」,應該是「他」才對。

是那個在劇院門口邀你進來的少年。




進來這座城鎮,你感覺到一絲怪異,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但毫無疑問這是個美麗的都市,有著淡淡的年代氣息,逛過市集,你有看到幾樣不錯的東西,你的眼光一向準確,對樂器尤其是,你看得到那些樂器身上的歲月,知道製作者在它們身上花的心血。

不過,你說服自己現在是旅遊,不是來工作的,你繼續尋找剛剛問到的路,往劇院走去。

你在劇院門口站定,在節目表上找想看的劇,然後你聽到一個清亮的聲音,「先生,如果不知道要看什麼,可以讓我推薦您嗎?」

你看了對方一眼,對方年紀似乎很輕,這種小鬼真的懂戲劇嗎?你不打算理他。

「……拜託了先生!我今天第一次登台,如果你沒辦法決定的話麻煩……」你抬手阻止少年繼續說下去,你知道他很緊張地看著你,但是你仍然停頓了一下才給他答覆。

「知道了,帶路吧。」

答應的理由其實很簡單,你覺得你好像看見過去的自己。




你曾是國家弦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這段過往沒幾個人知道,你也很少提起。

小時候家裡沒什麼錢,父母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讓城裡的劇院經理把你帶走,原本打算訓練你當歌手,後來發現你對小提琴的天分很高,你一路當上劇院樂團的首席,後來又被推薦進國家的樂團,爬上最高的位置。

但你只在那裏待了一年,然後你逃了。

你眼睜睜看著你的世界漸漸侷限在皇宮跟貴族的小客廳裡,漸漸忘記那種帶給觀眾幸福的快樂,覺得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

聽到你的家鄉被國王一聲令下剷平,你終於再也無法忍受。

你丟下那個虛幻的地位,那些盛讚你天才的光環,離開的時候,你只帶走你的琴,還有手邊的一點錢。




那名少年,讓你想起你第一次在舞台演奏的感覺。

那天約聘的女歌手突然生病沒辦法登台,就在晚上的節目要開天窗的時候,你的兒時玩伴向經理推薦了你。

你記得那個你害怕台下沒有半個觀眾的晚上,站在布幕後的那幾分鐘,你一直在說服自己,即使沒有觀眾也沒關係,沒有也沒關係。隨著布幕拉起,你聽著稀落的掌聲,看了站在旁邊的經理一眼,你把琴架上你的肩膀,弓搭上,想著沒關係,我只為我自己演奏。

拉到最後一個音,你沒有結束的真實感,你看著觀眾席那些站起為你鼓掌的人,依然覺得不可置信。

然後你才知道,自己真的做到了。




你剛才沒有注意到少年的長相,他的臉上化著舞台妝,雖然因為生澀的關係很突兀,你還是可以看出他的中性美,還有不做作的演技,再過幾年,他絕對可以有更好的舞台。

以第一次演出而言,他可以說表現得相當好,你看著他在死去的男主角旁倒下,忍不住跟著其他觀眾一起站起鼓掌。




你走到劇院外面,照著少年講的繞進旁邊的巷子,不知道過了多久,你看見一個嬌小的身影從後門偷偷溜出來。

「抱歉,久等了!」雖然看起來有些疲憊,他還是很開心的樣子。

你嗯了聲,自己先走出巷子,他也理所當然般地跟在你後頭。

你以為對方只是想說幾句道謝的話,實際上你並不需要,所以你只基於安全的理由陪他走到比較有人煙的石造街道,但好像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他跟著你走到你住的旅館門口,你終於忍不住轉過頭問他,「你到底要跟到什麼時候?有話快說。」

「……對不起,我只是」少年似乎被你嚇到了,一臉欲言又止。

「你這樣,只會讓我以為是另一種意思。」

「不要講這種話,你明明不是這種人!」指責你的少年,尖銳的聲音裡帶著顫抖,讓你有些不知所措,你只好耐下性子跟他溝通。

「我不懂你想要什麼,如果你是要道謝大可不必,我有我個人的理由。」你按了按太陽穴,繼續說下去,「沒事的話你該回家了,你的家人應該還在等你。」

打從一開始,你就覺得少年身上有輕微的違和感,明明應該有良好的出身,卻又在戲院當演員,那麼優雅的姿態,你已經很久沒看過了,那種生活雖然安逸,但是虛榮的感覺只要膩了,什麼都不值得留戀。

「我……我是要感謝你沒錯!但是麻煩你聽我說完,再不說可能就來不及了。」

「我要感謝你……讓我演完最後一次戲,我接下來說的,你可以不信,但是我沒有騙你。」

你看著他的手指有些遲疑地撫上你的臉頰,冰冷的觸感竟然讓你感到輕微的心痛,所以你沒有阻止。

你感覺他前所未有的熟悉,你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




「其實這座城,很久以前……就不存在了。」「一切的景物,都隨我的精神流動,所以我可以讓你看到最繁華的景象,也可以只讓你看到一座空城……」

「看到你的時候,我看見很熟悉的波動,我猜,你可能也有同樣的感覺,不然你不會被我說服,對吧……?」

你看著他期盼的眼光,不忍心否認他的問題,你把你的手覆上他的,這個動作好像再自然不過。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我已經死了,每天走著相同的路、演著同樣一齣戲也覺得很幸福。」

「……但是,當我發現的時候,這一切已經把我困住了,我沒辦法離開這裡,也沒辦法停止這些繼續發生……」他揚起虛幻的微笑,你終於忍不住擁抱他,「然後,我等到你了。」

「看到你,我終於感覺這一切可以結束了,所以……」






所以,他想要你看到他第一次擔當主角的那一夜。

遙遠的歲月讓他忘記很多事,他沒辦法說清楚,你也不需要。

你走到鎮口,把路旁傾頹的路牌上的灰塵抹開,進來的時候你甚至沒注意到,上面刻的年份距離你的年代,已經超過兩百年。

一陣帶著花香的風朝你吹來,好像有什麼柔軟的東西貼上你的臉頰。

那是一片溫潤的粉色花瓣,像他的眼淚。





Fine.


***

最喜歡突發了~~~~~(好討厭)
不過寫到後來有個大問題: 這到底是不是神亞咧哈哈????
(感覺前者被我寫得太溫柔後者太傻...)
呃...人物的原型是他們兩隻沒錯啦哈哈w 

因為我腦子貧乏,所以只想到莎先生的歌劇啦金拍屑XDDDD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