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author

ZERO

Author:ZERO
一片空白。
小貼紙請自行取用↓
万有

comment
content
書籤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048 傳說(特殊傳說 /冰漾)

接續 150 迴廊

抱歉因為在測試字體大小,最近幾篇網誌字體會很不固定喔

學長畢業後的第一個晚上,褚冥漾作了夢。

夢延續了白天的場景,卻又連接另一個平行世界。

一開始他並不知道自己在作夢。他站在一棟很眼熟的建築物的門前,那有點類似他以前國中的禮堂。

說起來進了Atlantis之後,他就沒看過什麼正常的東西了。

……想到這個就有股淡淡的哀傷。



雖然這棟建築物的外表沒什麼特別,不過內部裝潢就完全是扇董事的風格。

路過的每一層樓地板,包括樓梯全都鋪上大紅色地毯;擺在旁邊叫不出名字的裝飾品,上頭繪著不知名種族的紋路;走廊右側的門全關著,可是光看門上的雕刻還有精細程度,八成是委託哪一族妖精製作的,他一個月的薪水拿來賠可能連頭期款都不夠……一樓大廳天花板吊的大型水晶吊燈就不用說了,連走廊都有小一號的讓褚冥漾的心臟有些無力。

又是一個轉角,褚冥漾快步走下樓梯,看著旁邊一群一群聚在一起的老師學生,還有沒停過的閃光燈,他突然覺得不太對勁。

這裡……該不會是畢業典禮使用的場地吧?他因為擔任機動人員所以沒機會到處看看,不過他記得前幾天進去幫忙的時候還沒有那麼……的啊。

唉,大概又是扇董事的傑作。還真是辛苦那些工作人員了,看到自己辛苦了幾個禮拜的心血一夜之間變成這樣,這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褚冥漾很了解

褚冥漾走下旋轉在中心的階梯,覺得有哪裡怪怪的,四周的景物好像有點熟悉,不、是太熟悉了!
他才意識到,自己似乎一直在同一個場景打轉。

現實世界衰就算了連夢裡都要一起衰嗎?!他覺得頭很痛。



在夢裡,他清楚意識到「自己」要回黑館,在那個自己曾經真正經歷過的時間,即使地點不同,他也是用著那樣的速度,還有心情。

但眼前的階梯好像沒有盡頭,他的腳步漸快,心跳聲在他耳邊急切地響著,一聲,再一聲,將他的腦海打成一片空白。

如果永遠走不出去,這個故事還會繼續嗎?

那學長呢?是不是就不會走了?

褚冥漾想想又覺得自己很傻。走上另一條路,事實也不會改變吧。



他從某一個窗外,看見樓下花園的學長在跟別人合照。那個別人裡頭,也包括「自己」。學長他難得有那麼溫和的表情,就像所有的畢業生一樣,就只是個平凡的學生,對於不確定的未來,依然懷抱著希望的表情。
他錯覺也許這樣,學長就不需要把壓力都放在自己身上。為什麼要承受那些?

褚冥漾知道即使冰炎不說,那些必須面對的事物還是在。這是學長的溫柔,所以褚冥漾的心才會這樣隱隱痛著。

走下階梯一團一團的人都在拍照,就只有自己在人群間穿梭,不屬於任何一個地方,彷彿來自另一個世界。褚冥漾有點感傷,微笑變得好困難,但他還是要自己扯起笑容,不是真的也沒關係,這樣就好。他回想剛剛看見的情景。

原來他曾經拉著學長的手說著等下要去哪裡。宛如真實。



如果是這樣,褚冥樣就能確定這不是現實了,因為畢典當天,他只在最後一刻,跑上禮堂的第一個窗邊,目送學長往校門口走遠。

而他記得,因為籌備會總是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意外開到很晚,回到黑館的時間早過了十二點,他跟學長已經好幾天都沒見到面了。

褚冥漾很膽小,他不敢面對最後學長離開的樣子,一句話也不行,他不想眼睜睜看著一個最最重要的人,跟他說再見。

再也不見。

每次褚冥漾都覺得自己好自私,怎麼能為了自己,要學長天天面對一個害他死掉的人?所以有些話到了嘴邊,還是會被他硬吞下去。

褚冥漾常常覺得,冰炎根本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他知道他的學長已經把竊聽能力收回去了,但是只要對上學長的眼睛,夕陽般的豔紅色,好像什麼都能原諒、什麼都明白的眼神。

那種時候,褚冥漾就會下意識把眼光轉開。

他不確定那算不算是愛,他只是覺得那種感情很沉重。



早上那個過去例行的惡鬼版敲門聲響,讓褚冥漾以為自己大概是太思念某人產生幻聽,所以接著當他聽到對方說「睡到這麼晚叫也叫不醒你是準備追教室嗎?」 (外加踹下床再一路揪著他睡衣的領子到隔壁那個貧瘠的房間盥洗),褚冥漾幾乎是在被拖行(?)的半路上就驚醒了。

因為實在太真實了。

安全地從浴室出來以後,他看見他的學長坐在沙發上,如同過去幾百個日子那般。

面對褚冥樣疑問的眼神,冰炎一向不需要太多思考就能猜到,他向褚冥漾解釋無殿跟冰牙族焰之谷正在交涉讓他回到千年前的細節,因為現在情況有點特殊,兩邊一直沒有一個共識,所以那個老太婆就要他先繼續住在黑館,看最後討論的結果如何再作打算。

聽起來學長好像不太想回去?冰炎給了褚冥漾一個你講廢話的眼神。

「那些老頑固需要一點時間接受現實,還是給他們一點時間想想,以免一口氣喘不上來這樣我會很困擾。」

褚冥漾收拾好自己七零八落的心,有些無奈地看著冰炎,「學長你這樣講好嗎?好歹他們也是你的長輩……」

「……哼。」

耍什麼脾氣啊!




「褚,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嗎?」一陣沉默之後,學長說了這句話。

褚冥漾抬起頭,看著學長的臉。學長你……是認真的?

「廢話。你以為這種話是可以隨便講的嗎?」不要瞪過來很可怕啊啊啊啊啊啊啊!「閉上你的腦!吵死了!」

摀住爆痛的頭,褚冥漾突然覺得這一陣子的掙扎,好像根本就沒有意義。

不過他還是感動到說不出話來,對眼前這個人的喜歡,好像快要滿出來了。

太幸福了,幸福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褚冥漾的臉埋在冰炎的懷裡,聽見兩個人的心跳頻率,漸漸變成同一種速度,好像在回應彼此。


無論什麼時候,無論他跟學長是否在一起,褚冥漾想,他都能驕傲地說。


在那之後,你依然是傳說。


這句話說得好像有點晚,不過管他的,可以跟學長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感動的時刻過去,褚冥漾才想到一個很大條的問題。

「……學長,不要跟我說那兩位王跟扇董事他們一直沒辦法散會的理由就是這個。」

「喲、變聰明了嘛。」什麼態度!他只是比平常人衰了點,不是智商有問題!

「天啊,我會不會一到那邊就被關進水牢裡……」褚冥漾開始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憂慮。他可以反悔嗎?

「放心,他們不敢對未來的『王妃』做什麼的。」「你敢後悔試試看,我絕對會讓你連後悔怎麼寫都不知道。」

為什麼連這麼感人的場合言語都能這麼暴力。褚冥漾感嘆的同時,覺得自己好像不小心忽略了什麼重要的事,「慢著學長,你哪隻耳朵聽到我答應當你王、王妃的?我又沒有說好!」這兩個字自己講都覺得好害羞,這隻恐怖的火星人到底為什麼可以講這麼順!

「你現在說了。好了別吵,昨天為了跟那群老骨頭吵幾乎沒什麼睡。」冰炎很自然地躺上褚冥漾的大腿,調整好姿勢正準備睡一下,就聽到學弟開始該該連環爆。很吵,可是有股淡淡的滿足。

「等一下,我剛怎麼沒想到,我要怎麼跟姐還有然解釋這個狀況啊啊我的腦子要炸了!」「……什麼?學長你又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跟你說過多少遍不要熬夜……慢著!所以今天其實根本不用上課?那學長你七點半叫我起床幹嘛?!」




「……你這惡劣的殺人兔給我起來解釋啊!!」









Fine.


***
所以小傢伙只是覺得自己沒睡好你這頭痛的根源也不 准 睡 好 喔小漾漾~~~(扇董語氣)

這一篇我擱置了一段時間,因為一直想不到應該怎麼改比較好...夢跟現實穿插好難表現啊啊啊啊啊~(結果是突然想寫後續才想起還有這篇,可以揍我可是請不要打臉謝謝!
也不是說現在這樣就很喔k,我只是覺得這樣夠了,大概有我要的感覺這樣w 不完美才能繼續追求完美嘛~我不強求啦~~~(欸欸欸)
還有你們這對暴力夫妻!!!!!! 把我的傷春悲秋還來啊!!!!!!!! 這篇本來應該是褚冥漾哀傷的說在那之後,你依然是傳說。然後悲劇END才對的啊!!!!!!!!!!! (說好的HE呢?)(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接下來應該是老夫老妻的生活...還沒開始,請不要期待w(居然)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