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author

ZERO

Author:ZERO
一片空白。
小貼紙請自行取用↓
万有

comment
content
書籤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150 迴廊(特殊傳說 /冰漾)

也許就這樣結束也不一定,空間還蠻大的XDDDDDD(靠)

雖然不一定會有,不過想看後續的同學請別客氣快點催我吧XDDDDDD



        今天學長跟夏碎學長從大學部畢業了。
        大學部的畢業典禮總是十分盛大,畢業之後的大家除非留在聯研部不然都會走上不同的路,從此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面了。
        而因為扇董事的關係每年的畢業典禮都很轟轟烈烈,據說有一年最慘,畢業生跟在校生各死了一半送去保健室,聽說提爾忙到都沒時間在學生身上繡花,不知道這算不算好事欸。
        漾漾跟著喵喵千冬歲他們去幫忙畢典籌備,忙進忙出幾乎沒辦法看完全程,不過據近幾年漸漸習慣火星人生活已經成為其中一份子的妖師表示,看不到反而比較不會有生命危險,而且扇董事也沒辦法用特權逼他參加,大概吧?
        他承認,不參加的原因其實也有一部分私心。他當然很開心學長畢業,但是。
        他果然還是沒辦法承受學長隨時可能離開他的事實。
        雖然從來沒有那些告白什麼的,他跟學長都心知肚明,對方對自己來說並不只是學長跟學弟那麼簡單,但是他們不想說破,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堅持。
        也可能是搞不清楚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吧。他自己也是最近這陣子才發覺這可能會是什麼。
        事到如今,再說出口也沒有意義了。漾漾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即使知道學長「可能」是喜歡自己的還是沒有勇氣把自己的心意說清楚。
        學長他可是真正的王子殿下呢,而且之前就聽扇董事說到無殿跟那兩族的契約,等學長成年就要回去了。回去以後他應該會娶一位公主,然後生幾個小王子小公主,當上兩族的王安穩地過完一生才對吧。
        雖然學長跟傳說中的王子形象差很多,漾漾還是覺得學長就應該這樣,因為學長放不下兩族的責任,所以告訴他自己喜歡他只會讓學長感到困擾而已。
        該說是默契嗎?總之學長從來不跟他談那些可能的未來。


        「漾漾!典禮結束了唷,要不要一起去送學長?」喵喵打斷了他的思考,他看到站在喵喵旁邊的千冬歲,萊恩大概也在吧。不要用那種眼神瞪我啦千冬歲,我知道你很想趕快去找夏碎學長!
        「你們先去吧喵喵,我有事回黑館一趟。」一樣溫和的笑容,但是他的內心卻好像正在哭泣。
        「好吧漾漾,你要快點來喔!」喵喵說完拉著千冬歲往學院大門的方向走,轉身之前,千冬歲丟過來的眼神讓他瞬間緊張了一下。千冬歲他……果然發現了吧。
        但是漾漾管不了那麼多,他轉身跑回禮堂,正確來說是高中部。
        其實他並沒有馬上要回黑館,畢業典禮的最後一個流程是送畢業生出學院大門,現在是自由時間。所以他還有半個小時。
        那些曾經跟學長一起去過的角落,應該來得及走完吧?
        風之白園,學長曾經有幾次被我們拉去一起吃午餐;還有餐廳,好幾次吃到一半被任務回來的學長巴,早就跟他說不想聽就關掉天線嘛;高中部的教室真令人懷念,雖然對這裡的第一印象是學長的暴力,不過說起來他可是到了高三才正式脫離被教室追殺的命運啊……

        
因為走到一半莫名其妙迷路,漾漾回到原本地方的時候,已經有一些學長姐走到校門口,躲在禮堂的某個樓梯口窗邊,他以為學長也已經走了。
        還沒。他看見學長的銀髮,還有那一抹紅,學長看起來心情很好,旁邊是夏碎學長還有喵喵他們,很少看到學長笑得這麼沒有壓力,真是太好了。

        『吶,學長,我以妖師褚冥漾之名,祝福你永遠……』這個哽咽的聲音是誰的?難聽死了。
        『永遠不受黑暗侵擾,光明常伴左右。』
        學長。
        我愛你。



Fine.




***

總之,這是心血來潮(?)

因為我今天早上夢到學長唷唷唷wwwww,然後跟夢的內容有點關係這樣。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