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author

ZERO

Author:ZERO
一片空白。
小貼紙請自行取用↓
万有

comment
content
書籤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Mint(歌姬UTAHIME /托馬士x凱因)

這是《歌姬UTAHIME》的同人,作者是Aki,故事帶著淡淡的哀傷,原作的結局是畫到國王和托馬士他們在討論歌姬之村消失的可能性,我非常私心地把它給腦補完了這樣。


吶,希望大家都可以得到幸福: )



    你一直都知道他喜歡你的姐姐。
    姐姐瑪麗亞死去的時候,你看見他的眼淚。他很自責,但你知道他並沒有錯。
    至於你,只是他身為村長的責任而已。

    十年之間能夠改變什麼?長相、言語,除此之外你好像什麼都停在原點,包括你的想法你的信仰。
你的心,大概遺落在那個村子裡了,那棟蓋給歌姬的小屋子,那座讓歌姬的歌聲傳進皇都的高塔;在外頭一個人旅行多年,不論你人在哪裡,你想。
    你恐怕、都是渴望回去的。
    多悲哀。
    即使因為母親故意隱瞞,那些村人從來只當你是空氣,糖果餅乾什麼的也只送到瑪麗亞手裡。
    即使這樣,你還是不想看到托馬士他們受到懲罰。
    一直以來不管現實落在哪個方向,不管那些虛偽的村民是怎麼對待母親、姐姐,還有你,你理所當然都看在眼裡。
    恨嗎?大概有吧,不過最後你還是回到這裡,爲那些人歌唱了。
    用那個與每一位歌姬一樣的,聲音。

    「凱因!」回過神來,你聽見他在門外叫你,還有莫名急躁的敲門聲。
    ……托馬士?
    「一大早的吵什麼啊!昆蟲!」一打開門,你不例外地加了句罵人的話。不過你也很好奇,有什麼事能讓這傢伙這麼激動?
    戶外的光線讓你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你覺得你好像看見他的笑容。
    在瑪麗亞離開你們之後,你已經很久沒看過他笑了。
    「廢除歌姬之村的命令下來了!」「你自由了啊!凱因!」
    你靜靜讓他擁抱著,當下你好像什麼都無法感知,除了他的體溫。
    你得好好想一想,這件事讓你的腦子有一瞬間的停擺。
    然後你默默開始唾棄自己,因為除了體溫,其實剛剛你的第一個反應是,托馬士高興的原因是因為對瑪麗亞有交代。還是因為你可以離開了。
    到底在鬧什麼彆扭啊……
    「知道了啦!快放開我!臭村長!」
    「……?」你從他臉上的表情讀出來,在他眼裡,這位國內唯一的男性歌姬大概很莫名其妙。
    但是對於你的反應,你沒有什麼可以對他說的。
    你也以為你會很高興,可是沒有,你也不知道爲什麼。
    『你還愛著瑪麗亞嗎?』
    這個問題近乎褻瀆,你怎麼能問。

    『國王她,終於做到了啊。』
    那位女性國王和你一樣,是這個世界的異數,雖然走上不同的路,其中依然充滿荊棘。
    既然能夠推動法令,皇城前幾年的騷動,應該都已經解決了吧。
    太好了。
    靠著窗邊,窗外的陽光灑在屋子前方的小徑上,透過玻璃照在你側臉的,也有著生命的味道;常常你感受著屋裡的黯淡,光是想著母親和母親的母親都要承受這樣的重量,就有種快要喘不過氣的錯覺。
    真要說起來,托馬士拯救了你跟瑪麗亞,你應該感謝他的,但是。
    『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理由…留…下來……?』
    原來……是這樣嗎。原來是這種心情。
    如果不明白就好了,現在明白以後,你要怎麼面對他呢?
    「凱因!」他拿著食物站在屋子的台階上,好像理所當然。
    反正歌姬都被取消了,他其實也可以不管你的死活了吧?「唷,蝗蟲。」
    「每次都講得這麼難聽。你要去哪裡?」那他還來幹什麼。
    「不關你的事,讓開。」你越過他身邊,甚至也沒接過那個紙袋。內心一股尖銳的聲音突然響起,你覺得有點想笑:
    『看,我們站得這麼近,你不也還是不知道我喜歡你。』
    眼前最後一抹橘紅色的陽光,在你跑進林子裡的時候落入地平線。
    你的方向,是那個囚禁了無數歌姬的塔。

    歌姬之村取消之後,原有的村莊還是存在,只是村民不需要再用「管理」歌姬來獲取報酬,而是依照村子的需求,向國王申請經費。
    這些年的努力,總算有代價了,國內的各個村莊,現在都有基本的自給能力,所以現在這項「歌姬之村」的法令,才能順利推行。
    托馬士在村子裡幫你安排了新的住所,剛好就在村長家旁邊的房子,他那時候給你的理由是……「反正大家都知道歌姬是你了,搬來跟大家一起住也有個照應。」
    現在想想,當初答應他的自己真是個白痴。歌姬一族,即使過去的義務已經不存在,也不可能跟那些村人和平相處,甚至住在一起的。每一次當你想要原諒,你就會想起母親跟瑪麗亞的臉。
    入夜後森林的空氣很清涼,就像小時候母親偶爾會放在床邊的薄荷葉的氣味,只要跟隨這個氣味,你就知道那個家的方向。
    「你跟來做什麼!」夜晚的風在你耳邊切割著,你以為風也在哭泣。
    「凱因,你……!」他的腳步聲在你後方,他說了什麼你聽不清楚。
    這個場景你們都太過熟悉,瑪麗亞死去的那一夜。十幾年前的那一個午後。你眼前的視線模糊了起來。
    「凱因!你停下來聽我說!」
    托馬士最後還是追上你,抓住你的肩膀要你回頭。
    「求求你回頭看我!凱因!」
    他把你的臉強硬地扳過來的時候,你正在無聲哭泣著,他把你的頭按在他胸前,你看不見他的表情。
    「凱因,你爲什麼哭呢?」發現你在掙扎,他把你抱得更緊,「凱因,你……」「喜歡我嗎?」
    你抬起頭,從托馬士的眼睛裡看見自己的表情,跟恐懼。
    「你在說什……」「凱因,你喜歡我嗎?」
    他的話讓你無法言語,他又繼續說了下去。
    「凱因,我喜歡你。」「跟瑪麗亞是不一樣的喜歡,對她,是一種對自己妹妹的喜歡。但是對你不是,我最近才搞懂這件事……」
    「我知道當年你離開的原因。現在,你願不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
    「凱因,我喜歡你。」他把臉埋在你的頸間,溫熱地。
    「知、知道了啦!同一句話講那麼多遍你噁不噁心啊!」
    「……我怕你聽不清楚啊。」居然在偷笑。
    「煩死了!回去了啦!」「走啊,你!」
    你抓住他的手往回走,你走在前面,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你的臉一定紅透了。心跳聲變得好明顯,但你顧不了那麼多。

    吶,瑪麗亞,對不起。我覺得很幸福。





Fine.



***


這是參加一個遊戲的文,薄荷的其中一個花語是:再愛我一次。
題目明明是薄荷可是文中只出現一句啊哈哈...(乾笑)

其實我寫每一篇文的時候都會有一首一直loop的歌,這篇的是
shiningray リアレンジ」を歌ってみた【amu


0703:結果我還是忍不住把空行改回來了。

comment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