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
author

ZERO

Author:ZERO
一片空白。
小貼紙請自行取用↓
万有

comment
content
書籤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092 水底花園(D.Gray-man /微神亞)

建議收聽:【ichi x Re:nG】オリジナル曲「whisper」


自創角一枚出現,請注意。

十五才神田です。(破日文)



        神田優碰過一個innocence。
        從任務開始到結束,幾乎一切細節他都記得。
        原本他以為「他」也會把自己的記憶收走,失去意識的前一秒,他還有一點點輕微的不捨。
        不過回到黑教團之後,他發現「他」的臉「他」的形象聲音,「他」說過的話,都還安分地待在他的腦子裡。
        不只記得,甚至他還無法自拔地一直想起。
        讓他忘不掉的原因倒不是這個、或是他又流失了多少血液,胸前的刺青又多麼肆虐;而是因為對象,還有。
        那一方飄滿蓮花的池子。

   

        「這個空間和外面的世界是相反的。」
        少年帶著神田走過種滿風鈴草的園子,陽光燦爛地灑在少年身上,銀藍色束起的過肩長髮,水色眸子還有粉白的短衣,讓他看起來隨時會從眼前消失,風鈴花在他踝邊搖成一片,輕輕地,好像能夠搖響整個世界,「不一樣的地方,是這一邊的世界只侷限在花園的範圍。」
        少年轉過身來看了他一眼,清淺漂亮的笑容讓神田無法直視。
        「所以我永遠,都沒辦法離開這裡。」這句話,很快就被薄涼的風吹散。
   
        那是innocence,這次任務書上寫的任務目標。
        探索隊員到這裡探查的時候,並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只看見這個水池裡種著蓮花。問了附近的村民,他們說這裡的蓮花全年都開放,蓮葉和粉色的花把池面都佔滿,很少有機會看見水面下的生物,不過,那些看過池中生物的人……
        回到村子裡,只會記得自己曾經來過這個蓮花池,記得自己將池邊的蓮葉翻開,卻不會記得自己看見過什麼。
        就好像被消除記憶那樣。

        神田優不相信命運之類既定的東西,不過在看到這個水池的時候,心裡還是有一些波瀾。他覺得這裡似乎有些什麼,在等他來。
        蓮花。是嗎?
        那是一瞬間的事。當他撥開花跟葉碰觸到水,他覺得自己好像穿透了什麼,然後一股拉力將他往水底帶。他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拉到另外一個空間。
        他嗆了幾口水,但是踏到地面之後,他馬上發現自己可以自然地呼吸,很怪,這裡不是池底嗎?而且那些剛剛站他旁邊、在他跳進水裡前一秒還聽見他們叫喚聲的探索隊員竟然沒有一起被吸進水裡,這點很可疑。
        好像抓住了什麼線索,可是還不夠清楚。這種感覺有點糟。
        「咦?你為什麼進得來?」
        人聲從神田背後傳來,是個有點稚嫩的聲音,神田拍拍團服上的灰塵,居然沒察覺到有人讓他有些懊惱,「我哪知道。你是誰?」
        轉過身,那個向他走來的聲音主人年紀很輕,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再小一點,頭髮是銀白色泛著一抹淡藍,眼睛也是同個色系,少年穿著很像遙遠故鄉的小孩子習慣穿的短衫,呼息有些急促,似乎是一路奔跑過來的。
        少年聽到神田的回答,水色的眼睛微微瞪大,似乎是覺得不可思議,從來沒有人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
        「我才要問你哪位呢!這是我家欸!」
        「少囉唆。你以為我想來嗎?」「你叫我少囉唆?!我有逼你來嗎!你這個人講不講理啊!」
   
         後來兩個人吵了半天才把事情解釋清楚,神田用了一個很爛的理由敷衍他,對方竟然相信,還很高興地說要帶他逛逛。
        這傢伙……也太天真了吧。跟著少年走,他突然覺得那些讓村人失憶的傳聞不太可能。
        「喔,忘了自我介紹,我是淋。你呢?」
        突來的問句讓神田愣住,碰到這傢伙之後,自己好像一直都在狀況外,不對,應該說對方的舉動一直在他意料之外,「神田優。」
        淋笑得很開心,「神田,嗎?」像是在詢問「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嗎?」的口氣。
        神田優本來以為對方會叫他優,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淋叫他神田有一瞬間的突兀。明明教團裡的人都是這樣叫,自己也一直抗拒別人叫那個字的。不想想起那個字所代表的意義。
        結果也只是這樣回了:「隨便你。」
        自己沒有一開始就告訴對方自己來找什麼,好像也沒什麼原因,就是下意識不想說。
        其實innocence一開始就找到了,少年左手腕上的寬手環,那個寒冷的光芒讓他想到身上那把收在刀鞘裡的六幻;但神田優這次出乎意料地不想速戰速決,這跟傳聞中殺人不眨眼的形象不符。不過,管他符不符合,神田優只想走自己的路。
        總覺得這一次任務,和自己的未來很有關係,會這麼想也沒什麼原因,說不定是因為蓮花?誰曉得。
        少年的步伐意外地很快,在他停下來思考的時間已經走到小路的盡頭,那個小小的房子坐落在淋背後的不遠處,是那種在歐洲農村隨處可見的民房樣式,難得這次任務,竟會讓神田優產生一種類似愜意的錯覺。
        五官精緻柔美、才認識不到一天的少年就站在路的交界等他,距離太遠,他看不見他的表情。
        再觀察一陣子好了。神田沒多想就追了上去。

        或許那傢伙,並沒有他一開始想的那麼單純。
        留在這個空間的第六天,神田優得到這個結論。
        淋他,其實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吧?明明應該是一個想很多的人,卻把心思都放在心底。神田當然沒辦法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但這樣的場景讓他覺得熟悉,想過幾輪之後才發現,其實自己也是這樣的。
        「神田,你是不是有話想說?」少年看著他,眼神有著不符合年齡的成熟姿態,好像能夠包容一切那般。
        對上淋的眼睛,那真的是可以讓人感到平靜的顏色。但是要說出口還是有困難。
        「……」
        「我知道你來,是為了從我這裡拿走一樣東西。」淋的語氣,像在討論明天的天氣那樣隨性,「你要的,是我手上這個東西吧?」少年揚起他的左手臂,那個手環突然傳來很輕微的鈴聲。
        「……你知道?」
        「當然。『它』可不隨便讓外人進來的。」晃了晃手腕,淋得意地笑著,像對玩伴炫耀玩具那樣。
        「我猜應該是你一直不離身的那個吧?跟『它』產生共鳴才會這樣。」他指了指六幻,神田有點驚訝的表情讓淋笑得很開心。
        「這個可以給你唷,免費贈送。」淋的唇線抿起,一個很悠哉很無所謂的表情。
        「它對你很重要。」神田用的是肯定語氣,畢竟就像他總把六幻帶在身上一樣,他也從沒看過淋把那個手環拿下來。
        「它當然重要,它為我撐起這個世界,讓我能夠自由地感受陽光的美好。我很感激它呢。」
        「那麼,爲什麼?」你願意無條件給我的原因,是什麼?
        對神田來說,這個為什麼會決定這次事件的結局,也決定他跟淋接下來會面對什麼樣的未來,是不到時機絕不能問出口的。
        問了代表現在兩人之間所共同經歷的過程,必須在這裡做一個結束;但是即使已經明白這點,也沒辦法改變什麼嗎?
        「因為我累了,再也沒辦法忍受一個人的生活。」
        一陣昏眩,突然這片說不出名字的花海搖晃了起來。
        那時候自己,到底回答了什麼?結果記憶,還是被拿走了嗎。
        「……不要說這種話,神田。你一定會後悔的。」
   
        「不行喔,神田,你必須回去。」

        「幾年以後,你會遇見一個白髮的少年。」

        「他跟你很像,一樣有過去,一樣有著對現實的掙扎。」
        「他會懂你在想什麼的。」
        
        「我救不了你,但是他可以,」少年輕快的語氣裡帶了淡淡的哽咽,「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會從黑暗中找到你。」


        回憶的最後一幕是,淋的淚水,還有漸漸失去色彩的世界。
        神田再次清醒的時候已經是在黑教團裡,他躺在醫療班裡,覺得沒什麼真實感,好像有什麼從心裡被連根挖起,而且再也不會回來。
        後來問了科穆伊,才知道自己是被那群探索隊員送回來的,他們每一天都有人守在那個蓮花池邊,然後有天輪值的隊員在交班的時候,看見他躺在旁邊的草地,一併出現的,還有這次任務尋找的innocence。
        而池裡的蓮花一夕之間全部枯死,池水不再有生氣,已經死了。
        聽到這裡,神田卻一點也不覺得難過,他笑了起來。
        啊啊。這不是很可笑嗎?自己就在不能反抗的時候被決定了一切,還該死的不能有怨言,因為那可是對方犧牲了自己才換來的。
        為什麼這些人,總能這麼理所當然地看待別人的人生?擺那樣的姿態很好玩嗎?看著被留下來面對的人掙扎難過,很有趣嗎?

        所以自己才那麼討厭那些自以為是的人,不是嗎。

        三年之後,當神田優從高處看見有著蒼白髮色的少年,他就知道。
        那傢伙會是自己討厭的那種類型。
        也最令他掛念。






Fine.



***

原本開始寫三百題的時候,打算一篇以一千字為單位,算是練習吧,畢竟我本來就知道我劇情超弱。
然後寫著寫著,我發現我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可以寫超過一千字。
這篇居然有三千字欸天啊我眼神死光啦!!! 三千!!! 平常都沒這麼多吧啊?!#####

喔,至於淋的下場...我知道沒有人想關心啦,可是還是稍微講一下,我本來設定他是蓮花(?!),因為莫名其妙原因搭上了(用詞注意點)innocence,所以變成人形了這樣。
然後我的確是以亞連當腳本設定的。對不擠我去撞牆。

comment

Secret